首頁

古典小說 / 北史演義全書目錄
杜剛
北史演義 - 101

行至木井城,知王已見過,離番營不遠,便即身坐飛騎,腰懸弓箭,帶領女兵百人,戎裝來迎。直至番營與公主相見,致禮而還。於是兩營相繼進發。 一日,勝明公主坐在馬上,見一群飛雁,彎弓射之,雁隨箭落,軍士歡呼震地。爾朱後聞之,知公主射雁,笑曰:「番女 ...

北史演義 - 102

孝寬作長鈎,利其刃,火竿將至,以鈎遙割之,松麻盡落。東軍又于城之四面穿地二十道,中施樑柱,縱火燒之,柱折城崩。孝寬隨崩處豎木柵捍之,敵不得入。城外盡攻擊之術,而城中守禦有餘。孝寬又奪據土山,東軍不能制。王乃使倉曹參軍祖說之曰:「君獨守孤城, ...

北史演義 - 103

潘相樂本學道人,性和厚,汝兄弟當得其力。韓軌少戇,宜寬假之。彭樂心腹難得,宜防護之。堪敵侯景者唯慕容紹宗,我故不貴之,以遺汝。他日景有變,可委紹宗討之,必能平賊。」又曰:「段孝先忠亮仁厚,智勇兼全,親戚之中,唯有此子,軍旅大事可共籌之。我恐 ...

北史演義 - 104

其時侯景見東軍已退,趙貴、李弼兵至,紮營城外,又起反魏之心。設宴城中,欲邀弼與貴赴飲而執之,以奪其軍。二將心疑不往,貴亦欲誘景入營而殺之。弼曰:「河南尚未易取,殺景反為東魏去一禍也。況梁兵已在汝州,留此則必與戰,徒傷士卒,于大計無益,不如去 ...

北史演義 - 105

強弩沖城,長戈指闕。徒探雀,無救府藏之虛;空請熊蹯,詎延晷刻之命。外崩中潰,今實其時。鷸蚌相持,我乘其敝。 方使駿騎追風,精甲耀日,四七並列,百萬為群。以轉石之形,為破竹之勢。當使鐘山渡江,青蓋入洛。荊棘生於建業之宮,麋鹿游于姑蘇之館。 ...

北史演義 - 106

城垂陷,紹宗、豐生等以為必克。忽然東北塵起,風沙迷目,同入艦坐避之。俄而暴風至,艦纜盡斷,飄船向城。城上人以長鈎牽住其船,弓弩亂髮。 紹宗赴水溺死,豐生逃上土山,城上人亦射殺之。初,術者言紹宗有水厄,故紹宗一生不樂水戰,至是其言果驗。高 ...

北史演義 - 107

縱有不虞,豈能為患。思政得書,不以為然,乃將己與猷兩說具以啟泰。泰令依猷策。思政固請從己說,且約賊兵水攻期年,陸攻三年之內,朝廷不煩赴救。 泰乃從之。及長社不守,泰深悔失策。又以前所據東魏諸城道路阻絶,皆令拔軍西歸。澄乃奏凱而還。靜帝以 ...

北史演義 - 108

武定八年正月,距文襄之死已有數月,洋見威令已行,大權在握,乃遣使告哀于帝,請發澄喪。帝舉哀于太極東堂,遣百官致祭,詔贈綾羅八百段,治喪一如獻武王禮,謚曰文襄王。洋亦發喪于晉陽,令宮中、府中無不成服。朝廷議加洋爵以攝大政,乃進洋位丞相、都督中 ...

北史演義 - 109

乃發晉陽,擁兵東向,令高德政預錄所需事條以進,又令陳山提賫所錄事條,手書一道,馳驛以往,密付楊。得書,知事不可緩,即召太常卿邢邵等議撰禪位儀注,秘書監魏收草九錫、禪讓、勸進諸文。凡魏室諸王皆引入北宮,閉之於東齋。五月甲寅,進洋位相國,總百揆 ...

北史演義 - 110

邊臣飛報至鄴,聲言西兵百萬,飛渡黃河,不日將到晉陽。舉朝大驚,齊主集群臣問計。或曰:「黑獺蓄鋭有年,今傾國而來,其鋒不可擋。唯堅壁清野以待之,使之前無所獲,力倦自退。昔先帝圍玉壁,西師不出,亦此意也。」齊主曰:「此懦夫之計也。」或曰:「昔黑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