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北史演義全書目錄
杜剛
北史演義 - 71

王自發晉陽,至是凡四十啟,帝皆不報,王乃東還。遣行台侯景引兵襲荊州,荊州民鄧誕等執元穎以應景。又東荊州刺史馮景昭,帝在洛時曾遣都督趙剛召之入援。兵不及發,帝已入關。景昭 集府中文武議所從違。司馬馮道和請據州以待北方處分,剛曰:「宜勒兵急赴行 ...

北史演義 - 72

是夜遂納之,封為宏化夫人。凡李氏親族皆得免放,寵愛更逾于馮氏矣。一日,王與李夫人晝寢,司馬子如有事欲啟,同世子來見。內侍言與李夫人同睡,二人不敢入。子如謂世子曰:「子亦畏大王耶?」世子曰:「非畏也,懼驚同夢耳。」至晚王猶未起。二人不敢歸,伺 ...

北史演義 - 73

時宮闕未就,帝居北城相州之廨。王乃命拆洛陽舊宮木料以濟之,限日速成。又以新遷之民資產未立,不無嗟怨,出粟一百三十萬以賑之,民始寧居。王部分已定,遂辭帝歸晉陽。 當時有童謡云:可憐青雀子,飛來鄴城裡。羽翮垂欲成,化作鸚鵡子。此謡永熙年間已 ...

北史演義 - 74

回視公主,真有仙凡之別。故雖宴爾新婚,世子一念一心只在鄭娥身上。打聽高王或往軍營,或往東府,時時往來飛仙院外,冀得一遇。一日,鄭夫人在宮無事,忽有宮女報道:「今歲冬暖,宮牆外梅花盛開,高下如雪,微風一過,香氣熏人。」娥素性愛梅,聞之大喜,遂 ...

北史演義 - 75

近又得番僧二人,能行妖術,教演弟子二三百人,專事興妖作孽。女曰九華公主,美而勇,亦授番僧之術,能剪紙為馬,撒豆成兵。窺見魏分為二,中原擾亂,遂引兵來奪石州。官兵不能抵敵。於是刺史楊天飛章告 急。高王接得文書,乃于德陽堂召集諸將議曰:「蠡升 ...

北史演義 - 76

二郡主者,王之次女端愛,即後孝靜帝后。年十二,伶俐明決,與鄭娥最相得。故娥欲其來,以為拒絶世子之計。俄而端愛至。妃言:「夫人思汝,要汝來伴。」端愛大喜,命移妝具過來。妃去,端愛遂留,娥憂疑盡釋。慶雲急報世子曰:「事不諧矣。夫人請二郡主相陪, ...

北史演義 - 77

後人有詩譏之曰:占得人間第一芳,遊蜂堂下已偷香。廣寒宮裡倫常亂,此日飛仙亂更狂。廣寒指爾朱後事,飛仙指鄭娥也。今且按下不表。 再說高王兵到石州,時已冬底。正值劉蠡升手下大將劉涉同番僧二人領兵攻打石州。番僧播弄妖法,或黑霧迷天,或黃沙括地 ...

北史演義 - 78

先問孟秀昭,秀昭曰:「正月初六日世子以私書相送,夫人怒,命慶雲還之。後在飛仙院門口,世子攔住夫人不放,夫人欲撞死階前,世子方去。夫人怕世子擅入院中,請二郡主來陪伴。後慶雲以世子命,將金珠分給諸婢,婢等懼不敢違。 二月初八日,郡主歸去。初 ...

北史演義 - 79

鄭夫人有傾國之色,世子有過人之資。內主是大王結髮之婦,又有大恩于王,以家財助王立業,患難相隨,困苦歷盡,情義何可忘也?且婁領軍為腹心之佐,大功屢建,豈可與妃參商?況此等暗昧之端,未定真假。王奈何以一宮婢之言,而欲棄此三人也?臣竊為大王妃嬪滿 ...

北史演義 - 80

九華見了,便驅動神兵,親自趕來。高兵遇著,四散奔開。九華一心要拿世子,別支兵讓他自去,單追着世子,緊緊不放。看看追近高寨,只見一員女將擋住,少年將躲在她背後,狂風頓息,天氣開朗,空中神兵皆變為紙人紙馬,紛紛墜下,九華大驚,忙欲再念真言。女將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