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北史演義全書目錄
杜剛
北史演義 - 61

一到黃昏,遂發昏迷,口鼻流血,遙見羽儀隊仗停在翠屏軒側,黃巾人等擁滿床前,邀請同往,魂飄飄欲去。虧有兩個力士似天丁模樣,一個手持寶劍,一個手擎金瓜,侍立床前衛護,黃巾不敢近身。至四鼓方醒,夜夜如此,故肌肉消瘦,自懼不保。一日,召世子吩咐曰: ...

北史演義 - 62

拜畢起身,道士進茶,便同子如步入西廊。只見一人急急走避,子如視其人頗覺面善,忽然想著:乃是斛斯椿家人張苟兒,為何在此?必有緣故。即喚眾人拿住,將他帶到府中。世子不解,子如曰:「少頃便知。」遂同往子如府中密室坐定。帶進鞫問道:「你姓什名誰,來 ...

北史演義 - 63

三朝,婁妃備禮往賀,與孝莊後相見,平敘賓主之禮而還。自此兩府往來無間。今且按下慢表。 且說關西賀拔岳受帝密詔,共圖晉陽,然懼高王之強,懷疑不安,乃與宇文泰議之。泰曰:「近聞高王有病,不能理政,未識信否。公當通使晉陽,一探消息,審其強弱何如, ...

北史演義 - 64

帝亦知其詐,不允所請,下詔慰諭。又請所封食邑十萬戶分授諸將佐,以酬建義討賊之勛。帝乃從之,減其國邑十萬戶。 再說賀拔岳聞知伊利被擒大怒,謂諸將曰:「伊利新降於我,歡竟滅之,是使我不得有歸附之徒也。今曹泥附彼,我亦起兵滅之,以報伊利之役何如? ...

北史演義 - 65

黑獺興師滅陳悅六渾演武服婁昭話說高王聞賀拔岳死,軍中無主,以為得計,便遣長史侯景領輕騎五百,前往平涼撫其餘眾,不許遲誤。景受命,星夜趕行。行至安定郡,正與宇文軍相遇。泰方午食,聞士卒報道:「高王長史侯景引兵往平涼招撫。」泰食不 ...

北史演義 - 66

時幽州刺史孫定兒黨于悅,有眾數萬,據州不下。泰遣都督劉亮襲之。定兒以大軍去州尚遠,不為備。亮先豎一纛于近城高嶺,自將二百騎馳入城。定兒方置酒宴客,猝見亮至,眾皆駭愕,不知所為。亮麾兵斬定兒,遙指城外纛,命二騎曰:「出召大軍。」城中皆懾服,不 ...

北史演義 - 67

箭及二百步外,莫不中的。諸將演畢,三軍排開陣勢,如臨大敵,步伐進退不失尺寸。雖孫吳用兵,無以逾此,昭見之竦然。少頃王回府,問昭曰:「吾久不視師矣。汝今觀之,比朝廷禁旅何如?」昭曰:「禁旅哪得及此。」王曰:「不獨此軍然也,吾四境之兵無一不然。 ...

北史演義 - 68

帝甚憂之,乃復降敕于歡。其略云:王若壓伏人情,杜絶物議,唯有罷河東之兵,撤建興之戍,送相州之粟,追濟州之軍,使蔡俊受代,邸珍出徐,止戈散馬,守境息民,則讒人之口舌不行,宵小之交構不作。王可高枕太原,朕亦垂拱京洛矣。王若馬首向南,朕雖不武,為 ...

北史演義 - 69

故關西大都督賀拔岳,勛德隆重,興亡攸寄,歡忌其功,乃與侯莫陳悅等私相圖害,以致大軍星隕。幕府受律專征,便即討戮。歡知逆狀已露,懼罪見責,遂遣蔡俊拒代,竇泰佐之。又使侯景等阻絶糧粟,以弱王室。 惡難屈指,罪等滔天。其州鎮郡縣,率土黎民,或 ...

北史演義 - 70

一日,拿到嵩山妖道潘有璋、黃平信、李虛無,王親自嚴訊,審出實情,遂往斛斯椿宅搜取魘 魅等物。直至深密之處名偃月堂,供奉九天使者,旁列黃巾數十,皆如病時所睹。問有璋伏屍埋于何處,有璋指出地方,遂令掘起。見有一三四歲小兒,身首異處。 一草人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