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北史演義全書目錄
杜剛
北史演義 - 81

話說孝武自平原去後,至夜不見回宮,正欲遣使去召,忽內侍報道:「公主已經身故,現在載屍還宮。」帝大驚失色,曰:「屍何在?」內侍曰:「已入寢宮。」帝急入,走向屍帝一看,果見玉貌如生,香魂已斷,放聲大哭,慌問隨去內侍:「公主因何而死?」內侍備述丞 ...

北史演義 - 82

一旦,新君詔至,知孝武已崩,深為駭異。遣使長安,訪得帝崩之由:因與泰不合,遂為所害。大怒,告眾將曰:「吾所以棄家離母而留此者,以歡犯逐君之罪,泰有奉主之功故耳。今泰擅行弒逆,其惡更甚于歡,豈可與之同事。吾今引兵東行,諸將願去者隨吾以去,不願 ...

北史演義 - 83

俄而見紫衣人手輓夫人飄然升雲而示,大驚而醒。至曉,王已起身。夫人安臥不動,呼之亦不應。王疑之,忙召宮人來視,昏默如故。王曰:「夫人如此,病乎?睡乎?」眾莫對。宮人因述夜間之夢,王大驚曰:「如此,則夫人之魂仙去矣。」命守視勿動。次日,依然不醒 ...

北史演義 - 84

高王回軍救之,猶恐不及,於是星夜遣使,以書求援于至羅國。令其速發人馬,繞出西軍之後,乘便擊之,以解靈州之圍。至羅國得書,果引兵襲破西魏軍,獲其甲馬五千,西魏 兵乃退。高王兵至,圍已解。曹泥迎拜馬首。王以靈州在西魏境內,不能久守,謂泥曰:「汝 ...

北史演義 - 85

歡自起軍以來,竇泰常為前鋒。其下皆精兵鋭卒,屢勝而驕,士志必怠。今以輕兵襲之必克,克則歡不戰自走。若留兵在此,與之相持,勝負未可知也。」諸將皆曰:「賊在近不擊,舍而襲遠,脫有蹉跌,後悔何及?不如分兵禦之為上。」泰曰:「不然。前歡再攻潼關,吾 ...

北史演義 - 86

於是東西各守舊境,暫皆罷兵,民得稍息。看官也要曉得,歡與泰才智相等,其行事又各不同。泰性節儉,不納歌姬舞女,不治府第園囿,省民財,惜民力, 故西人感德,能轉弱為強。歡則恣意聲色,離宮別館到處建造,然能駕馭英豪,善識機宜,遠在千里之外燭照如神 ...

北史演義 - 87

富貴無比,家蓄姬妾數人,正是朝歡暮樂時候。哪知美色易溺,又生出一件事來。先是王在避暑宮,命永寶在府檢校文書,與二世子高洋作伴,故永寶宿于德陽堂軒內。一日進見婁妃,坐談半晌,退與高洋、高浚行至寶慶堂,相為蹴之戲。俄而高洋 去了,浚輓永寶手行至 ...

北史演義 - 88

世子說了一番,只道永寶以後自然悔改,從此絶不提起。一日,忽報柔然敗去,高王奏凱而回。大軍將到晉陽,遂同府中文武,郊外迎接。王歸,犒賞三軍已罷,回至婁妃宮中夜宴。 是夜,宿于飛仙院。次日,即往東府,三日不出。有一夜回府,本欲往婁妃宮去,行 ...

北史演義 - 89

良謀果得安天下,妾入空門也泰然。其後蠕蠕以故後尚在,復欲伐魏。文帝遂賜後死,前日所夢,至此果然應了。是時帝既廢後,乃遣扶風王元孚具金帛禮儀,往蠕蠕國迎頭兵可汗公主為後。可汗大喜道:「我女得與大魏皇帝為後,誠天緣也。」遂送女于西魏,車七百乘、 ...

北史演義 - 90

話說高王立馬高坡,見東軍大敗,尚欲收兵更戰,使張華原歷營點兵,莫有應者。還報曰:「眾兵盡散,營皆空矣。」王未肯去,斛律金曰:「眾心離渙,不可復用。宜急向河東,再圖後舉。」俄而,婁昭、潘樂、段韶飛奔而來,皆曰:「王何不去?」王曰:「能復戰乎?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