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北史演義全書目錄
杜剛
北史演義 - 111

奉齊王元廓為天子,是為魏恭帝。文帝第四子也。立妃若干氏為後,大赦天下,以安人心。由是泰權愈重,雖魏之舊臣宿將,莫不屏息聽命。少帝放廢雍州,朝夕怨望,泰以其有英氣,恐生他變,乃令人賫鴆酒至雍州。使者至,少帝問:「何為?」對曰:「太師獻壽酒一瓶 ...

北史演義 - 112

話說宇文護當國,以周公覺幼弱,欲使早正大位,以定人心。十二月甲申,葬安定公于長安之原;庚子,以魏恭帝詔禪位於周。使大宗伯趙貴持節奉冊,濟北公元迪奉皇帝璽綬,送至周公之府。恭帝出居別第。 正月辛丑,周公即天子位。柴燎告天,朝百官于露門,追 ...

北史演義 - 113

所殺者多令支解,或焚之於火,或投之於水。楊乃簡應死之囚,置之仗內,謂之供禦囚。帝欲殺人,輒執以應命。三月不殺,則宥之。參軍裴讓之上書極諫。帝謂曰:「此愚人,何敢如是?」對曰:「彼欲陛下殺之,以成名于後世耳。」帝曰:「小人哉,我且不殺,爾焉得 ...

北史演義 - 114

凡令史曾受演罰者,皆臨以白刃,使供演短。諸人俱甘一死,不忍誣。王乃釋之。又疑演假辭于,欲殺。演私謂曰:「王博士,明日當作一條事,欲為相活,亦圖自全,宜深體勿怪。」乃于眾中杖 二十,帝欲誅之,聞得杖,以故不殺。髡其首,配甲坊。其後演 ...

北史演義 - 115

前後死者七百二十一人,咸棄屍漳水。剖魚者往往得人指甲,鄴下為之久不食魚。又登金鳳台,使元黃頭,與 諸囚各乘紙鴟以飛,能飛者免死。獨黃頭飛至紫陌乃墜,仍付御史獄,餓殺之。初,韶以高氏婿,寵遇異於諸元。美陽公元暉業當於宮門外罵之曰:「爾不及一老 ...

北史演義 - 116

二王乃密結諸勛貴,伏壯士數十人于尚書省後室。拜職日,大會百僚,約曰:「行酒至等,我各勸雙爵,彼必致辭。我一曰『執酒』,再曰『執酒』,三曰『何不執』,爾等即執之。’及期,等將往。鄭頤止之曰:“事不可量,不宜輕赴。」曰:「吾等至誠體國,豈常山拜 ...

北史演義 - 117

話說常山執政,諸臣紛紛勸進,演亦心動,謂王曰:「若內外咸有此意,趙彥深朝夕左右,何無一言?」曰:「彥深非不欲言,特不敢言耳。」彥深聞之,因亦勸進。時太皇太后、太后及帝皆回晉陽,演遂言于太皇太后,請主宗社。趙道德謂太皇太后曰:「相王不效周 ...

北史演義 - 118

時尉遲綱總領禁兵,護使以兵入宮,先收其黨。綱至外殿,召乙弗鳳、賀拔提議事,二人不知事露,同來見綱。綱即執之,送入護第。因罷散殿前宿衛兵。時帝在宮中,尚以機事甚密,功成在即,謂左右曰:「誅護之後,某也賢,為宰相;某也才,為行台。凡屬護黨,盡行 ...

北史演義 - 119

湛心不平。時留守鄴中,濟南王亦在鄴,命湛掌之。及訛言起,帝命厙狄伏連為幽州刺史,斛律豐樂為領軍,以分湛權,湛愈不安。而平秦王歸彥則以天子氣應在濟南,恐其復立,於己不利,勸帝除之。帝乃使歸彥至鄴,征濟南王如并州。湛益疑懼,問計于高元海。元海曰 ...

北史演義 - 120

乃自稱大丞相,有眾四萬。朝廷聞其拒守不下,以尚書封子繪,冀州人,其祖父世為本州刺史,得人心。使乘傳至信都,巡于城下,諭吏民以禍福,於是降者相繼。城中動靜,小大皆知之。歸彥自料必敗,登城大呼曰:「孝昭皇帝初崩,六軍百萬,悉在臣手。投身向鄴,奉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