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北史演義全書目錄
杜剛
北史演義 - 31

後亦親自相送,賜金帛甚厚。帝自榮去後,少解憂懷。一日,廷臣奏稱:「逆臣徐紇逃奔幽州,遇盜,全家被殺。鄭儼逃還鄉裡,與兄鄭仲明同謀起兵,亦被部下所殺,函首以聞。李神軌、袁翻等久已遭誅。」由是靈後之逆黨始盡。帝命頒示天下。 再說葛榮引兵圍鄴,眾 ...

北史演義 - 32

夜至河內郡北,命高道穆于燈下作詔書數十紙,佈告遠近,於是四方始知帝賀所在。顥知帝已遁去,長驅來前。臨淮王、安豐王延明率百僚,封府庫,備法駕迎顥。顥入洛陽宮,改元建武,大赦。 以陳慶之為侍中、車騎大將軍,增邑萬戶。顥將侯暄守睢陽,為後援 ...

北史演義 - 33

於是下詔解嚴。一日,接得邊庭文書,報稱韓樓余逆侵擾幽、薊,醜奴稱帝,以寶寅為太傅,進攻岐州。榮見帝曰:「臣請歸北,以討餘賊。仍留天穆、世隆在京輔政。又銅伯高歡在山東二年,捉偽王七人,又斬邢杲于濟南,功大宜賞,合加儀同三司之職,授為晉州刺史 ...

北史演義 - 34

話說六渾不欲對婚,又恐劉貴不善回覆,親自上馬來見天柱。其時劉貴尚未出府,六渾稟見,榮即召入,謂六渾曰:「吾子豈不堪為君婿耶?奈何拒我之命?」六渾曰:「非敢拒也,竊念大王勛名蓋世,四海一人。世子將承大業,非帝室名媛、皇家淑女,不足為配。六渾之 ...

北史演義 - 35

葛榮之徒,本皆奴才,乘時作亂,譬如奴走,擒獲即已。頃來受國大恩,未能混一海內,何得遽言勛業?如聞朝士猶多寬縱,今秋欲與兄戒勒士馬,交獵嵩高,令貪污朝貴入圍搏虎,不從命者斬之。乃出魯陽,歷三荊,悉擁生蠻北填六鎮。回軍之際,掃平汾胡。更練精兵, ...

北史演義 - 36

一日,此中自有別情。但禍福自召,莫謂天柱之刀不利也。」說罷,起身便行。眾官聞之,皆失色而散。 你道世隆為何等候在此?蓋早上探得諸臣入內與帝私議,必有圖害之意,故等待出來先行喝破,以挫諸臣之氣。當夜歸府,便即寫書到晉陽,備說城陽、楊侃等數人終 ...

北史演義 - 37

侃等從東階上殿,見二人已至中庭,遂不敢發。明日壬辰,帝忌日;癸巳,榮忌日,皆不朝。甲午,榮暫入,即詣陳留王家,飲酒大醉,遂言病發,連日不入。帝謀頗泄,預謀者皆懼。城陽王言于帝曰:「以生太子為辭,彼必入賀,因此斃之。」帝曰:「後孕九月,可言生 ...

北史演義 - 38

一更時分,從馬渚上流乘船夜下,約遠河橋數裡,將火船一齊點着,風吹火焰,煙透九霄,河流迅急,倏忽而至,河橋兩旁皆已燒着。爾朱氏兵在南岸者望見火光燭天,河橋被燒,爭橋北渡。俄而橋絶,溺死者甚眾。苗將三百餘人泊于小渚,以待南軍接應。 久之,全 ...

北史演義 - 39

寇平之後,定當親率三軍,隔河為犄角之勢。萬仁見書不悅,謂孫騰曰:「遠語高晉州,吾得吉夢。夢與吾先人登高丘,丘旁之地耕之已熟,獨余馬蘭草。先人命吾拔之,隨手而盡。以此觀之,往無不克。今晉州不能自來,當遣一將來助,庶見同盟之義。」騰還報。歡曰: ...

北史演義 - 40

忽報仲遠、天光來見,忙即請入。你道二人何以至京?蓋前此天柱死,仲元反于徐州。敬宗命鄭先護為主將,賀拔勝為副將以討之。先護疑勝黨與爾朱,屏之營外,故屢戰不利。 及洛陽已失,先護奔梁,勝遂降于仲遠,於是仲遠入洛。天光從岳之計,按兵不出。後聞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