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世界名著 / 基督山恩仇下全書目錄
大仲馬
基督山恩仇下 - 51

 「好的,」基督山答道,「那麼,假定這種毒藥是木鱉精,您在第一天吃一克,第二天吃兩克,如此類推。好,到了第十天,您可以吃十克了,到第二十天,又了一倍,您可以吃二十克了。也就是說,這服藥您吃了可以毫無妨礙了,但要是沒有經過這種預防步驟的人吃了 ...

基督山恩仇下 - 52

 「決不是這樣的,夫人,東方已不再有那種異想天開的事情了。那兒現在也有了警察,法官,檢察長和地方官,不過名稱和服裝不同罷了。他們儘可能地以最適當的方式處置他們的犯人,有絞刑,殺頭和刺刑。但有些犯人卻能象那些刁滑的地痞流氓一樣設法逃脫法律的制 ...

基督山恩仇下 - 53

 「那麼說,」維爾福夫人接著說道,她老是把話頭拉回到她的題目上來,「近代戲劇和傳奇小說中把故事都完全弄錯了,凡是布琪亞,梅迪契,羅吉里斯,以及後來德鄰克男爵所用的毒藥」 「都是一種藝術,夫人,」伯爵答道。「難道您以為真正的大科學家竟會蠢 ...

基督山恩仇下 - 54

 「可是,」維爾福夫人說道,她在做拚命的掙扎,想擺脫她心裡的某種念頭,「不論手段多麼高明,犯罪總是犯罪,即使能避免人類的查究,也逃不過上帝的眼睛。在良心這個問題上,東方人比我們強,他們很有遠見地在他們的信仰裡取消了地獄,那可是和我們不同的地 ...

基督山恩仇下 - 55

 「其效力是完全靠得住的,夫人,這您也是見過的了,」伯爵答道,「我常常用它,但用得極其小心,當然,這一點是值得注意的。」他微笑着加上了最後這一句話。 「那是肯定的。」維爾福夫人以同樣的口吻回答說。「至於我,我很神經質,又容易暈眩,我深怕 ...

基督山恩仇下 - 56

 但騰格拉爾宣稱,他的政治主張和他作為一個反對派議員是不允許他使用部長的包廂的,所以男爵夫人就寫了一個條子給呂西安·德佈雷,要他來拜訪她們,因為她是不能單獨帶著歐熱妮上戲院去的。的確,假如這兩個女人不帶一個護送者到戲院裡去,社會上就會對此加 ...

基督山恩仇下 - 57

 「啊唷唷!」夏多·勒諾大聲說道,他因為自己是一個三十歲的人,所以就對馬瑟夫做出了一種父輩的神氣,「你們年輕人是從來不知滿足的。你還想要好到什麼程度呀?你父母給你選的這位新娘就是把她當作一位活的狩獵女神也滿可以說得過去的,可是你還不滿足。」 ...

基督山恩仇下 - 58

 「夫人,您剛纔好象正要講一個故事。因為您說“你們且想想看。’」 「哦,那麼,聽著!你們一定知道,我很關心那匹漂亮的的棗騮馬和那個別有風味地穿著一件粉紅色綢短衫,戴粉紅色軟緞便帽的風流的小騎師,我當時禁不住熱切地祈禱他們能獲勝,就象是我 ...

基督山恩仇下 - 59

 「我還能再見到你們嗎?」伯爵夫人問道。 「假如允許我在下一次休息的時候再來拜訪您的話,我一定要請問一下在巴黎有沒有我能為您效勞的地方?」 「請注意,」伯爵夫人說道,「我目前的住處是在黎伏萊路二十二號,每星期六晚上我總是在家招待朋友 ...

基督山恩仇下 - 60

 「我很抱歉使您覺得我竟是一個這樣無知的『嚮導』,」馬爾塞夫答道,「但我不得不承認,我實在再沒什麼別的事情可以奉告的了。噢,不,有了,我還知道一件事,就是,她是位音樂演奏家,因為有一天,當我在伯爵家裡用早餐的時候,碰巧聽到一架guzla琴的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