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世界名著 / 安娜·卡列尼娜 下全書目錄
托爾斯泰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41

 「我們到媽媽那裡去!」她說,拉著他的手。很久他說不出一句話,這與其說是因為他害怕用言語褻瀆了他的崇高感情,倒不如說是因為他每次想說句什麼話的時候,他就感到話沒有,幸福的眼淚倒要湧出來了。他拉住她的手吻着。 「這是真的嗎?」他終於帶著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42

 他們的談話被madcmoisellelinon打斷了,她帶著一種虛假的、但是溫柔的微笑走來祝賀她心愛的學生。她還沒有走,僕人們就來道賀。接着,親戚們到來了,於是那種幸福的騷亂狀態開始了,列文直到結婚後第二天才擺脫這種狀態。列文一直感覺得困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43

 「但是事情已成定局,想也無益了,」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自言自語。於是除了眼前的旅行和他的調查工作以外,再也不想別的什麼,他走進他的房間,問那送他進來的守門人他的僕人到哪裡去了;守門人回答說僕人剛剛出去。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吩咐拿茶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44

 她走到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面前,由於死的迫近而不拘禮節了,一把抓住他的手,拉著他向寢室走去。 「謝謝上帝,您回來了!她不住地說著您,除了您再也不說別的話了,」她說。 「快拿冰來,」醫生的命令的聲音從寢室裡傳出來。 阿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45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的情緒的混亂越來越增長,現在竟達到了這樣的地步,他已不再和它鬥爭了。他突然感覺到他所認為的情緒混亂反而是一種幸福的精神狀態,那忽然給予了一種他從來未曾體驗過的新的幸福。他沒有想他一生想要恪守的、教他愛和饒恕敵人的基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46

 和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談話以後,弗龍斯基就走上卡列寧家門口的台階,站住了,好容易才想起了他是在什麼地方,他應當步行還是坐車到什麼地方去。他感到羞恥、屈辱、有罪,而且被剝奪了滌淨他的屈辱的可能。他感到好像從他一直那麼自負和輕快地走過來的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47

 「怎麼回事呢?我發瘋了嗎?」他自言自語。「也許是。人們到底是為什麼發瘋?人們是為什麼自殺的呢?」他自問自答了,於是張開眼睛,他驚異地看到擺在他頭旁邊的他的嫂嫂瓦裡婭手制的繡花靠墊。他觸了觸靠墊的纓絡,極力去想瓦裡婭,去想最後一次看見她的情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48

 他饒恕了他的妻子,為了她的痛苦和悔悟而憐憫她。他饒恕了弗龍斯基,而且很可憐他,特別是在他聽到他的絶望行動的傳聞以後。他也比以前更加愛惜他的兒子了,他現在責備自己太不關心他。但是對於新生的小女孩,他感到的不只是憐愛,而且還懷着一種十分特別的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49

 「對誰說呢?安娜·阿爾卡季耶夫娜還病着……」保姆不滿地說。 保姆是家裡的老傭人。在她的簡單的話語裡,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覺得好像含着對他的處境的暗示。 嬰兒哭得比以前更大聲了,她掙扎着,嗚嚥著。保姆做了一個失望的手勢,走到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50

 她的第一個衝動就是急忙縮回自己的手,不讓那只青筋凸起的潮濕的手來握它,但是顯然拚命抑制住自己。她緊緊握住他的手。 「我十分感謝您的信賴,但是……」他說,懷着惶惑和煩惱的心情感到,他自己原來可以很容易而明快地解決的事情,他卻不能夠在特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