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世界名著 / 安娜·卡列尼娜 下全書目錄
托爾斯泰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61

 「我們和他隨後就來。你的行李送去了嗎?」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說。 「送去了,」列文回答,於是他吩咐庫茲馬把他要穿的衣服拿出來。 三 一大群人,大部分是女人,圍着因為舉行婚禮而燈火輝煌的教堂。那些來不及走進人群中間的人就蜂擁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62

 終於,負疚的庫茲馬拿着襯衫氣喘喘地跑進房裡來了。 「剛剛趕上。他們正把行李往貨車上搬呢,」庫茲馬說。三分鐘以後,列文飛步跑過走廊,沒有看一眼他的表,怕的是更增加他的痛苦。 「這樣無濟於事,」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微笑着說,從容地跟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63

 神父點着了兩枝雕着花的蠟燭,用左手斜拿着,使得蠟燭油慢慢地滴落下來,他轉過臉去對著新郎新娘。神父就是聽列文懺悔的那個老頭。他用疲憊和憂鬱的眼光望着新郎新娘,嘆了口氣,從法衣下面伸出右手來,給新郎祝福,又同樣地、但是帶著幾分溫柔,把交叉的手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64

 從那神色,他斷定她所理解的也和他一樣。但是這是一個誤會;她差不多完全沒有理解祈禱文中的語句;她實際上連聽都沒有聽。她既聽不進去,也不能夠理解,有一種感情是這樣深厚,充滿了她的胸膛,而且越來越強烈。這是因為那件一個半月來一直縈繞在她心中的事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65

 「以她的臉色那是她唯一的補救辦法了,」德魯別茨基夫人回答。「我奇怪他們為什麼要在傍晚舉行婚禮,像商人一樣……」 「這樣更好哩。我也是在傍晚結婚的,」科爾孫斯基夫人回答說,於是她嘆了口氣,想起了那一天她有多麼嫵媚,她丈夫又是怎樣可笑地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66

 「這新娘真是一個可愛的人兒啊——就像一隻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綿羊!不管你們怎樣說,我們女人家終歸是同情我們的姊妹的。」 這些就是擠進了教堂門裡的一群看熱閙的女人說的話。 六 當結婚儀式第一部分舉行完畢的時候,一個執事把一塊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67

 弗龍斯基脫下寬邊軟帽,拿手帕揩拭了一下他的出汗的前額和頭髮,那頭髮長得蓋住他的半個耳朵,朝後梳着,為的好遮住他的禿頂。向還站在那裡凝視着他的那個紳士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他就要走過去。 「這位老爺是俄國人,來訪問您的,」領班說。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68

 他以前不認識安娜,被她的美麗,特別是被她那種安於現狀的坦率態度所感動了。當弗龍斯基引戈列尼謝夫進來的時候,她臉紅了,而瀰漫在她那坦白而美麗的臉上的這種孩子氣的紅暈使他非常喜歡。但是他特別高興的是她立刻坦率地把弗龍斯基叫做阿列克謝,好像是有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69

 「你畫畫嗎?」戈列尼謝夫急忙轉向弗龍斯基說。 「是的,我早先學過,現在又開始弄弄了,」弗龍斯基說,漲紅了臉。 「他很有才能哩,」安娜帶著歡喜的微笑說。「自然,我不是鑒賞家。可是有眼光的鑒賞家這樣說過。」 八 安娜在 ...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70

 同時,弗龍斯基,雖然他渴望了那麼久的事情已經如願以償了,卻並不十分幸福。他不久就感覺到他的願望的實現所給予他的,不過是他所期望的幸福之山上的一顆小砂粒罷了。這種實現使他看到了人們把幸福想像成慾望實現的那種永恆的錯誤。在他和她結合在一起,換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