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學 / 九三年全書目錄
雨果
九三年 - 81

「還向我們作了彙報。他還說大車套的是好馬,它是在清晨兩點出發的,日落以前能到達這裡。這些我都知道。出了什麼事?」 「是這樣,指揮官,太陽已經落山,而運梯子的大車還沒有到。」 「怎麼可能呢?可時間到了,我們該進攻了。如果我們拖延,被圍困的 ...

九三年 - 82

「罵我吧,但要聽我說。我是來談判的。是的,你們是我的兄弟。你們是可憐的迷路人。我是你們的朋友。我是光明,我在對愚昧說話。光明永遠包含博愛。再說,我們不是有共同的母親,祖國嗎?好,聽我說。你們將會明白,或者你們的孩子將明白,或者你們孩子的孩子 ...

九三年 - 83

工兵在地下坑道里作業而坑道受阻,戰船在海上相互靠攏,在艙裡相互砍殺,只有這兩種比喻才能表達戰斗的兇猛。在坑底作戰,何等恐怖!在頂篷下相互屠殺,多麼可怕!當第一批進攻者進去時,整個防禦工事火光閃閃,彷彿霹靂在地下滾動。進攻者用霹雷回敬理優者的 ...

九三年 - 84

他還得爬四十法尺。兩支手槍的圓柄頭有點礙手礙腳。他越往上,裂縫越窄,攀登越加困難。墜落的危險隨着陡壁的高度而增加。 他終於爬到了射擊孔的邊沿。他撥開脫散的、彎曲的鐵條,縫很大,完全可以鑽進去。他使勁向上一縱身,將膝頭壓在挑檐上,一隻手抓住 ...

九三年 - 85

這聲喊叫使他們放棄了工事,爭先恐後地往樓梯上跑,比驚弓之鳥逃得還快。侯爵催他們快逃。 「快點,」他說,「勇敢地逃,都上三樓。在那裡我們再重整旗鼓。」 侯爵是撤離工事的最後一人。 這種勇氣拯救了他。 拉杜埋伏在二樓樓梯口,手指放在火槍 ...

九三年 - 86

「對,」侯爵說,「我們是在墳墓裡。」 大家都低頭捶胸,只有候爵和教士站着。教士兩眼低垂,在作祈禱,農民們也在祈禱,侯爵在沉思。大箱子彷彿在被鎚頭敲打,發出陰森的聲音。 正在此刻,他們身後突然響起一個洪亮而活潑的聲音: 「我對您說的沒錯 ...

九三年 - 87

此刻,他看見有人正貼著樓梯往上爬,同時,在更下方,在螺旋樓梯的主柱旁露出了一個士兵的腦袋。他瞄準這個腦袋開了一槍。一聲驚叫,士兵倒下了。伊馬紐斯將最後那支手彈上膛的手槍從左手轉到右手。 這時他感到一陣劇痛,也嚎叫起來。他的腹部中了一刀。一 ...

九三年 - 88

「明天正午。」 「我會去的。我們會去的、」 阿爾馬洛稍作停頓,又說: 「呵,老爺,想想我們曾經在大海上單獨相處,我想殺您,而您是我的領主,您本可以告訴我,但您沒有說!您真是個了不起的人!」 侯爵說: 「英國。只有英國能幫助我們。十 ...

九三年 - 89

她瞠目盯着張着大口的溝壑和黑黝黝的建築,她不知道獃了多久,因為她腦中已沒有時間的尺度。這是什麼?這裡出了什麼事?這是圖爾格嗎?她因期望而感到眩暈,這種期望像是終點又像是起點。她自問為什麼來到這裡。 她在看,她在聽。 突然間,她什麼也看不 ...

九三年 - 90

現在整個頂樓都在燃燒。火舌在跳舞;歡快的火舌是喪鐘。似乎有誰在暗中煽旺這場大火,也許可怕的伊馬紐斯變成了熊熊的火苗,用凶狠的火勢借屍還魂,也許這個惡魔的靈魂變成了大火。圖書室那層樓由於有高高的天花板和厚厚的牆壁還沒有被燒着,但離大限之時已不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