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學 / 九三年全書目錄
雨果
九三年 - 31

西穆爾丹什麼都懂又什麼都不懂。他懂科學卻不懂生活。因此他嚴峻刻板。他像荷馬筆下的忒彌斯女神一樣蒙着雙眼。他盲目自信,像箭一樣,眼中只有箭靶,直直奔向箭靶。在革命中最可怕的莫過于筆直的路線了。西穆爾丹筆直朝前走,不留餘地。 西穆爾丹認為,在 ...

九三年 - 32

他愛這個學生。愛兒童是自然而然的事。有什麼事不能原諒兒童呢?即使兒童是領主、親王、國王,也會得到原諒的,他那無辜的年齡使人忘記家族的罪惡,他的弱小使人忘記等級的距離;他那麼小,以至人們忘記他是大人物。奴隷原諒兒童當他的主人。黑人老頭喜愛白人 ...

九三年 - 33

三人中的第一位年輕,面色蒼白,神態嚴肅,嘴唇很薄,目光冷靜。他的臉頰在神經質地抽搐,這妨礙他微笑。他補了粉,戴着手套,衣服刷得筆挺,紐扣扣得整齊,淺藍色上裝上沒有一絲褶痕。米黃色套褲,白色長襪,帶銀扣的鞋,高領帶,前襟上有襠形裝飾。另外兩位 ...

九三年 - 34

羅伯斯比爾接著說;“我繼續歸納這些快件。他們正在組織大規模的叢林戰,同時英國人準備登陸。旺代人和英國人,這是布列塔尼和不列顛人菲尼斯泰爾省的休倫人和科爾努阿伊地區的圖皮人講的是同一種語言。我把截獲到的皮伊塞的信給你們看了,信上說『給起義者發 ...

九三年 - 35

「你們各有各的想法,你,丹東,你想的是普魯士,而你呢,羅伯斯比爾,你想的是旺代。我也來說說。你們看不見真正的危險,那就是咖啡店和賭場。舒瓦瑟爾的咖啡店是雅各賓派,傀連咖啡店是保皇派,約會咖啡店攻擊國民衛隊,聖馬丹門的咖啡店卻擁護國民衛隊,攝 ...

九三年 - 36

『巴爾巴魯開始長肚子了,逃跑起來會礙事的。』是的,危險無處不在,但主要是在中心。在巴黎,前貴族們在策劃陰謀,革命派卻光着腳,三月九日被逮捕的貴族又被放出來了,優種馬沒有被送到邊境線上牽引大炮,而是在街上濺污行人,四斤的麵包賣到三法郎十二蘇, ...

九三年 - 37

「馬拉,十月二十九日,你就是在這裡,在這個小酒店裡擁抱了巴爾巴魯。」 「羅伯斯比爾,你曾對比佐說:『共和國,這是什麼玩意?』」 「馬拉,你曾在這個小酒店裡請三個馬賽人一同進餐。」 「羅伯斯比爾,你讓巴黎中央菜場的一位搬運工提着木棍護送 ...

九三年 - 38

馬拉的淺黃褐色瞳孔暗淡了;冷靜,一種急劇的冷靜出現在這個人個使令人畏懼者畏懼的人臉上。 丹東感到自己輸了,但不願認輸,說道: 「馬拉高談專政和統一,但他只有一種力量,瓦解的力量。」 羅伯斯比爾張開緊閉的薄嘴唇,接著說: 「我同意安納 ...

九三年 - 39

「我同意。」西穆爾丹說。 羅伯斯比爾用人一向極為果斷,這是政治家的優點。他從面前的檔案中抽出一張白紙,上面印有箋頭:統一和不可分割的法蘭西共和國出國委員會。 「是的,我同意。」西穆爾丹繼續說,「以牙還牙。朗特納克凶暴,我也將凶暴,和他死 ...

九三年 - 40

「那好,」馬拉說,「我同意羅伯斯比爾的意見,將西穆爾丹公民派到海岸部隊遠征隊指揮部去,他將是救國委員會的特派員。那位指揮官叫什麼名字?」 羅伯斯比爾回答說: 「是一位前貴族。」 接着他便翻閲檔案。 「我們讓教士去看管貴族。」丹東說,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