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學 / 九三年全書目錄
雨果
九三年 - 21

他到達丘頂,看到里程石四角有四塊界石,便在一塊界石上坐了下來,背靠在里程石上,開始觀察腳下的那張地圖。他似乎在尋找一條熟悉的路。廣闊的地區在暮色中顯得朦朧,只有地平綫輪廓清晰,在白色天空下呈一條黑線。 他看到十一個村鎮的一堆堆的屋頂,還有 ...

九三年 - 22

四方的鐘在猛烈地敲,而他這裡是一片沉靜,還有比這更陰森的嗎? 老人瞧著,聽著。 他聽不見警鐘,只能看見。看見敲警鐘,這是多麼奇異的感覺。 大鐘在指摘誰? 警鐘是針對誰的? 三大字的效用 顯然有人在被追捕。 誰? 這個剛強的人 ...

九三年 - 23

我不明白。那我呢,我是在法律之內?還是在法律之外?不知道。餓死,這是在法律之內嗎?” 「您挨餓有多久了?」 「一輩子」 「但是您救我?」 「是的。」 「為什麼?」 「因為我說:這個人比我還窮,我有權呼吸,而他連這也沒有。」 「 ...

九三年 - 24

他們在海藻床上並排躺下。乞丐立刻就睡着了。侯爵雖然很累,但仍然遐想片刻,接着,在黑暗中瞧瞧窮人,倒了下來。睡在這張床上就是睡在地上。他乘機將耳朵貼著地面細聽。地下有一種隱約的嗡嗡聲,我們知道聲音在地底深處可以傳得很遠。那是鐘聲。 警鐘在繼 ...

九三年 - 25

他脫下帽子,將帽檐捲起,從一株荊豆上摘下一根長長的干刺,從衣袋裏掏出一個白色飾結,用長刺固定位捲起的帽檐,將飾結固定在帽子上,然後重新戴上帽子,前額和飾結都露在外面。他大聲說話,彷彿聽眾是整個樹林: 「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我是德•朗特納克 ...

九三年 - 26

「國王被殺頭時,就是這個桑泰爾指揮擊鼓的。這麼說,這營人是從巴黎來的了?」 「半營人。」 「它叫什麼?」 「將軍,它的旗幟上是:紅色無檐帽營。」 「這是些殘暴的野獸。」 「傷員該怎麼辦?」 「結果掉。」 「俘虜呢?」 「槍斃 ...

九三年 - 27

「這裡有人嗎?」 「是你呀,凱門鰐?」一個聲音回答,聲音很低,几乎聽不見。 與此同時,一個腦袋從廢墟的洞裡鑽了出來。 接着,在另一座破房子裡出現了另一張面孔。 這是兩個躲起來的農民,唯一的倖存者。 他們熟悉凱門鰐的聲音,所以放心地 ...

九三年 - 28

脖子藏在領帶下的人②被稱作癧子頸病人。流動歌手多如牛毛。保皇派歌手皮圖被群眾喝倒彩,但他十分勇敢,進監牢達二十二次之多,而且在革命法庭受審,因為他曾經拍着屁股,稱它為「公民愛國心」。當他看到自己可能因此掉腦袋時,他叫了起來:「有罪的不是我的 ...

九三年 - 29

所有的牆上都貼著大大小小的告示,白的、黃的、綠的、紅的、印刷的或手寫的:「共和國萬歲!」兒童也結結巴巴地唱「一切會好起來」這支歌。 ①法國作家一七三二一七九九。 ②法國作家一七四0一八一四。 ③指吉倫特派于一七八九年提出 ...

九三年 - 30

作為教士,他信守誓言,這也許是出於驕傲,出於偶然,或者出於高貴,但是他沒能保持信仰。科學摧毀了他的信仰,教條在他身上消失了。於是,他審視自我,感到自己彷彿是殘廢人。既然無力擺脫教士的過去,他便努力重新塑造自身,而且是以嚴峻的方式塑造。既然他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