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學 / 九三年全書目錄
雨果
九三年 - 71

「我這就派專人飛快去那裡,帶著徵用令。雅弗內有一個騎兵哨所,他們可以把雲梯送來。明天日落以前它就能到這裡。」 「很好,那就可以了。」戈萬說,「快去辦吧。」 十分鐘後,蓋尚回來對戈萬說: 「指揮官,令人已經出發去雅弗內了。」 戈萬登上 ...

九三年 - 72

這種簡單的鄉村小搖籃只是矮矮的柳條筐,它放在地上,孩子自己就可以從裡面出來。伊馬紐斯讓人在每個搖籃旁邊放上一盆湯和一把水勺。從釘上摘下的那把消防梯放在靠牆的地上。對面的牆邊是首尾相接排成一行的三個搖籃。伊馬紐斯大概認為穿堂風能助火勢,便將圖 ...

九三年 - 73

「我吃完了。」 若爾熱特從夢幻中驚醒,說道: 「娃娃。」 她看到勒內-讓已經吃完,胖阿蘭正在吃,便拿起身旁的湯盆,吃了起來,但常常將木勺送到耳邊而不是嘴邊。 有時她摒棄了文明,用手抓着吃。 胖阿蘭像哥哥一樣刮淨盆底後,去找哥哥,在 ...

九三年 - 74

勒內-讓仍然在幻想。 在這些小小的腦瓜裡,思想是怎樣分解,怎樣重新組合的?這些仍然模糊而短暫的記憶是怎樣運轉的?溫柔的小腦瓜在沉思中將天主、祈禱、雙手合十,以及曾經享受但如今已消失的溫柔微笑交混在一起了,勒內-讓低聲說: 「媽媽。」 ...

九三年 - 75

這本書很漂亮,因此勒內-讓盯着書,也許盯得太久了。書是翻開的,正好有一大幅版畫,畫上是聖巴托羅繆,他用手臂托着被剝下來的皮。這幅畫從下面就能看見。樹莓果吃完以後,勒內-讓使用可怕的愛慕眼光瞧著畫,吉爾熱特隨着哥哥的視線望過去,看見了畫,說道 ...

九三年 - 76

暖暖的微風從開着的窗戶吹了進來。黃昏的氣息中夾雜着來自壕溝和山丘的野花的芬香。宇宙寧靜而仁慈。一切都在發光,一切都進入靜謐,一切都是愛撫。太陽給大地以親撫,這就是光明。我們全身都能感到從萬物的無邊溫柔中散髮出的和諧。宇宙萬物都蘊藏着母愛。大 ...

九三年 - 77

那支隊伍走出村莊後不久,她也走出村莊,而且走的是同一條路,與馬車後面的士兵相隔不遠。突然間,她想起了「斷頭台」這個同,她,孤陋寡聞的米歇爾•弗萊夏不知「斷頭台」是什麼,但她本能地有所感覺,於是她莫名其妙地打了一個寒戰,不願再跟在後面,便向左 ...

九三年 - 78

此時,鼓手最後一次擊鼓,貼告示的人貼上告示,村長又走進村政府,差役動身去下一個村莊。人群散開。 告示前還有一小雄人。米歇爾•弗萊夏朝他們走去。 他們正紛紛議論被宣佈為不受法律保護的那些人。 他們之中有農民,也有市民,也就是說有白黨也有 ...

九三年 - 79

這天早上,米歇爾•弗萊夏經過位於森林中另一處的那第一個村莊,看到由士兵護送的那輛幽靈般的馬車,而在這以前一個小時,有一堆人暗藏在庫萬農河橋尾雅弗內大路兩側的荊棘叢裡。樹枝掩蓋了一切。這些人是農民,都穿著「格里戈」,就是六世紀的布列塔尼國王和 ...

九三年 - 80

這位老保皇黨叛亂分子被困在巢穴裡,顯然無法逃生。西穆爾丹準備將他斬首,在他的地產上,也可以說在他的房產前就地斬首,好讓封建宅邸親眼目睹封建主人掉腦袋,以儆傚尤。 因此他派人去富熱爾取斷頭台,就是剛纔我們在路上見到的。 殺掉朗特納克就是殺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