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學 / 悲慘世界全書目錄
雨果
悲慘世界 - 511

「唉!」他內心在叫喊(可憐的哀嚎,只有上帝聽見),"這一下完了,我再也見不到她了。她是一個在我身旁經過的微笑。在我進入黑暗之前,不能再見她一面了。唉!一分鐘也罷,一剎那也罷!能聽到她的聲音,摸摸她的裙邊,看她一眼,她,就是天使!然後再死去! ...

悲慘世界 - 512

當時在巴黎博特萊伊街,靠近兵工廠的地方,在一所不三不四的老房子裡住着一個精明的猶太人,他的職業是把一個壞蛋化裝成正派人。時間不要太久,不然,壞蛋會感到拘束。這種化裝立即奏效,可以維持一兩天,代價是三十個蘇一天,辦法是穿一套與一般正派人的穿著 ...

悲慘世界 - 513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馬呂斯問。 這不相識的人把下巴伸出領結外,好象禿鷲的動作,並用雙重意味的微笑來回答。 「難道男爵先生沒有讀過我的信嗎?」 這話有點說對了。事實上是馬呂斯沒有十分注意信的內容。他看到筆跡,忽略了內容。他几乎想不起來 ...

悲慘世界 - 514

我們記得,德納第雖曾是馬呂斯的鄰居,但卻從沒見過他,這在巴黎是常有的事;他曾隱隱約約聽到他的女兒們提到過有個窮青年叫馬呂斯,住在那幢房子裡。他給他寫過我們知道的那封信,但並不認識他。在他思想裡還不可能把這個馬呂斯和彭眉胥男爵先生聯繫起來。 ...

悲慘世界 - 515

「警察沙威被發現溺死在交易所橋的一條船下。」 「拿出證據來。」 德納第在旁邊的口袋裏取出一個灰色大信封,好象裝有一些折成大小不等的紙。 「我有我的案卷。」他鎮靜地說。 他又補充道: 「男爵先生,為了您的利益,我曾深入瞭解我的冉阿讓 ...

悲慘世界 - 516

「男爵先生,一條陰溝不是‘馬爾斯廣場’,那裡什麼都缺,也缺地方。兩人在裡面總得見面。這事也發生了。住戶和過路的人不得不打招呼,雖然雙方都不原意。過路的向住戶說:‘您看,我背着這東西,我得走出去,你有鑰匙,給我吧。’這個苦役犯力大如牛,當然不 ...

悲慘世界 - 517

「是你的父親,珂賽特,他比任何時候都更是你的父親。珂賽特,我猜着了。你說你從沒有收到我叫伽弗洛什送給你的信,這信肯定是落在他的手裡了。珂賽特,他到街壘去是為了把我救出來。他既發願要成為天使,他順便又救了別人,他救了沙威。他把我從這深淵裡拖出 ...

悲慘世界 - 518

「拘束什麼!誰拘束呢!」馬呂斯回答。「難道您還想待在這兒嗎?我們要帶您走。啊!天哪!我想到我完全是偶然獲悉這些情況的!我們要把您接去,您和我們是分不開的。您是她的父親,也是我的。您不會再多留一天在這可怕的屋子裡了。您不要以為您明天還在這兒。 ...

悲慘世界 - 519

忽然他站起身來,這種體力的恢復有時就是臨終的掙扎。他穩穩地走向牆壁,把要扶他的馬呂斯和醫生推開,取下掛在牆上的銅十字架,回來坐下的動作好象完全健康時那樣自由自在,他把十字架放在桌上並且高聲說: 「這就是偉大的殉道者。」 然後他的胸部下陷 ...

悲慘世界 - 520

「過來,你倆過來,我很愛你們,啊!這樣死去有多好!你也一樣,你愛我,我的珂賽特。我知道你對你這個老人一直是有感情的,你把這靠墊放在我腰部是多麼體貼我!你將會稍稍為我哭一下,對不對?可不要太過分。我不願你真的難過。你們應當多多享樂,我的孩子。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